野兔菌QAQ

这里野兔!!


AllMight ON.1 FOREVER!
再看一集小英雄我就睡觉!!!
我永远喜欢绿谷出久.jpg

Connor51是世界的瑰宝!!!!
(爆哭.jpg)

\ HAIL STUCKY /

红海行动永远不毕业!爱后勤组和狙击组


主DBH/MHA/OW/单机游戏/MCU/TMR/汉尼拔/DC/欧美/红海

CP 72w/盾冬/轰出/胜出/Evenstan/后勤组/GGAD/拔杯/76R/病毒狗
汉康,铁虫亲情向

盾冬女孩绝不认输#5278,是个咸鱼老天使。

沉迷平安京。ID哇野兔这么帅的吗。

今天酷玩发新专了吗?

扶我起来,我还能再听一首八爷的歌!

💘Coldplay💘

  【亨本】曾經搭檔 (特工AU)「下」


  ·哼哼和大本原來是特工搭檔,在一起了,後來大本被追殺,無奈之下分手離開,哼哼並不知道真相,只是十分難過生氣。兩年後,出任務的哼哼遇見了法醫本兒⋯⋯
  ·年齡差不大,哼哼27大本29。
  ·至於為什麼是Tony,是根據《逃離德黑蘭》中的Ben的名字寫的,那個本敲可愛!
  ·不逆CP不互攻。
  ·食用愉快:)
  4.
  Henry和Tony的恩愛程度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
  人盡皆知他們這一對,吃瓜群眾的形容就是——無時不刻不閃瞎他人。
  關愛單身人士,從我們做起。
  
  5.
  變故來的非常突然,在他們在一起7個月後。
  Henry坐在沙發上,焦急地盯著牆上的照片。
  Tony去出任務了,都一天了,還了無音信,他擔心壞了,打電話、發無線電都沒接。
  「叮......」通訊器響了一下,Henry馬上拿起來接通。
  是Zac老大。他略為悲傷的聲音傳來,「Henry,組織有內奸,Tony暴露了,被那邊的政府通緝了。他......剛才跟我說,讓妳好好生活,別忘了他。」
  Henry瞪大了眼,張著嘴,像有一道閃電劈中了他一樣,直愣愣地盯著照片上的Tony,心裡寫滿了「我不相信」。
  「還有,」Zac嘆了口氣,「Tony的原名不叫這個,你只需知道......他是個落魄貴族的孩子就好了。」
  「Tony不會回來了。為了妳,為了我們。」
  
  6.
  對於Henry來說,Tony不在的那兩年,是毫無意義的兩年,每天行屍走肉般活著,接任務、完成任務、回家想Tony。
  萬萬沒想到,兩年後,他神奇的在一個案發現場和他的愛人、他牽腸掛肚日思夜想的愛人,相遇了。
  但是,「Tony」說他並不是Tony,他叫BenAffleck。
  Henry的內心受到一萬點打擊。
  
  7.
  「......差不多就是這樣。」Ben將他的全部發現抖給了Greg,然後面無表情地離去。
  呃,就是在門口摔了一跤⋯⋯
  Henry想過去扶,但是被Ben狠狠地瞪了一眼,他只好乖乖地站在旁邊,看著Ben爬起來又摔了一跤。
  
  8.
  「不用你管!愚蠢的英國人!」Ben對著拽著他風衣邊邊的Henry低聲吼道,臉上寫滿了不耐煩。
  Henry一臉堅定:「Tony,你就是Tony。」
  「我又不姓Stark。」Ben沖Henry撇嘴,Henry無奈,還是放了手。
  「Hey!Mr.Affleck!我幫你續了停車費!」一個小警員在沖Ben喊著,一臉期待的樣子。
  而被喊的人愣了一會,笑了笑,「好,下次繼續,我去叫Matt去給你加工資。」
  聽著小警員歡呼、看著Ben上車的背影的英國特工感覺三觀在重組。
  
  9.
  Henry跟著Ben跑了三天案發現場,被嫌棄三次,被趕出去三次,被同情三次。
  委屈的Henry咬著拉麵叉子,坐在出租屋的椅子上對著電腦發呆。
  他耳邊又餉起Zac那句不明不白的話。深思熟慮過後,他在鍵盤下橋下「Affleck」這個單詞。
  網頁顯示出了很多相關的信息,Henry隨手點開一個百科,粗略地看了一遍,百科寫了什麼「Affleck是個歷史悠久的家族」、「現任Affleck——Sond·Affleck被陷害,無能政府將他與妻子一同殺害,幕後推手已被抓住。」、「Affleck家小少爺不知所蹤。」、「Affleck的兄弟Wind將Affleck家族重新整頓恢復輝煌!」等等等等的。
  Henry一下子明白了,Tony——也許說是Ben——就是Affleck家的人,曾經跟自己說過他的父母沒有了,Zac也跟他說過他是落魄貴族的孩子。
  所以Ben是原本為了躲避政府追殺才隱姓埋名化名Tony去當特工,後來又因為為了躲避政府把名字改了回去?????
  Henry:你們貴族我不是很懂ˊ_>ˋ。
  
  10.
  第二天,Henry把Ben約了出來。
  Ben剛推開咖啡廳的門就看見包廂裡的Henry一臉嚴肅地發呆,覺得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他走過去,拍了拍英國人的肩:「怎麼了?」
  對方驚了一跳,連忙坐端正,指著對面的位子說:「坐下吧,Ben。」
  差不多在Ben的屁股剛沾到軟座的時候,侍者就把咖啡端了上來:「Sir,焦糖咖啡和香草拿鐵。」送好咖啡後侍者就離開了,還貼心的帶上了門。
  Ben用湯勺攪著香草拿鐵,頭也不抬地說:「Henry,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喝這個?」
  「因為Tony喜歡喝這個,」Henry揚棄一個勝利的笑容,「而且像你一樣不加糖,哭的。」
  Ben的動作僵住了。
  
  11.
  Henry往咖啡裡加了一包糖,攪拌之後喝了一口,繼續說:
  「你愛喝苦的香草拿鐵,不喜歡別人提起父母,睡覺不安分,有起床氣,愛穿深色的衣服和風衣,熱愛狗狗,面癱和微笑時好看,露齒笑很蠢,平時也很蠢, 經常會摔倒和丟三落四⋯⋯對吧?」
  Ben僵硬地點了點頭。
  「而Tony也是。」Henry抬起眼看著Ben,「你就是Tony,為了躲避追殺當了特工改名Tony,兩年前為了逃避政府把名字改了回來,對嗎?」
  Ben的嘴巴張的老大,但是最後還是倔強的搖頭:「也許Tony只是和我性情相近的呢,你認錯了。」
  Henry笑著搖搖頭,溫柔地說:「毛熊。」
  Ben愣了。
  「毛熊。」Henry重複了一遍。
  Ben掩面,小聲啜泣著。
  Henry站起身坐到Ben身邊,將他攬進懷裡,小聲安慰著:「我回來了,別哭,有我在。」
  如同兩年前的那個晚上一樣。
  
  12.
  Ben躺在沙發上翻了個白眼:「當初我也沒懷疑,竟然就被你那句話給說哭了,就相信是你了,要是是政府的人派來假冒你的怎麼辦。」
  Henry趴在他身邊給了他淺淺的一個吻,笑著說:「怎麼可能呢,親愛的毛熊,除了我沒有人這麼叫過你。」
  Ben被Henry摟住了腰,笑著說:「我親愛的曾經搭檔。」
  「我親愛的永久戀人。」
  Henry的頭和Ben 的抵在一起。
  
  曾經搭檔,永遠戀人。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