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兔菌QAQ

这里野兔!!


AllMight ON.1 FOREVER!
再看一集小英雄我就睡觉!!!
是世界第一DEKU吹!!


\ HAIL STUCKY /


主MHA/DBH/OW/单机游戏/MCU/TMR/汉尼拔/DC/欧美/红海

CP 胜出/轰出/盾冬/72w/Evenstan/后勤组/GGAD/拔杯/76R/病毒狗/Thomewt
汉康,铁虫亲情向

盾冬女孩绝不认输#5278,是个咸鱼老天使。

沉迷平安京。ID哇野兔这么帅的吗。

今天酷玩发新专了吗?

扶我起来,我还能再听一首八爷的歌!

💘Coldplay💘

【超蝠】宇宙第一夫夫的冷戰


•文筆渣我的鍋,ooc我的鍋。
•超蝠形象可以參考亨超本蝠,我愛本!
·「B心血來潮想做飯給S,結果不小心炸了廚房。S怒“既然不會做飯幹什麼做?弄殤自己咋辦。”“我只是想給你做個飯!”吵架。」
這是小夥伴給我的梗。


這天Bruce很早就回了家,Alf在修剪花草。
「Clark怎麼還沒回來。」Bruce不滿地皺了下眉,出於對自家戀人的晚歸(其實是他忘了今天自己早回家)的不滿。
呃,沒錯——哥譚寶貝Bruce和小記者Clark在一起了——我們也可以說世界第一搭檔在一起了,他們的身份我們懂得——而且Bruce還是被壓的那一方。
「少爺,我覺得你不如在這個時間里給Clark少爺一個驚喜。」Alf不知什麼時候到了Bruce身後,說。
Bruce再次皺眉,嘟囔了一句「我為什麼要給那個該死的外星救援犬驚喜。」
「出於你們的愛情,少爺。」
「閉嘴,Alf。」
Alf走開了,Bruce的目光飄啊飄,最終鎖定了廚房。
不如給Clark做頓晚飯吧!Bruce跳了起來,跑進了廚房。
說好的為什麼呢?!

Bruce不會做飯,壓根沒做過飯,而且是鮮少進入廚房的那一種。
所以嘛,要這麽一個大總裁來做飯,簡直了,呃,簡直可怕。
Bruce手裡拿著一本菜譜,身上套著可笑的粉色圍裙,全神貫注地盯著蘋果派那一頁。
他記得Clark最喜歡吃的除了小甜餅之外,就是Marth媽媽的蘋果派了,於是他也想嘗試一下。

(此處應該有蘋果派的做法!)

Bruce不知道他是哪一步出了問題,反正就是在他剛把烤箱定時好的時候,烤箱,猝不及防,地炸成了一朵煙花——總而言之,這個烤箱就是爆炸了,而且是在Clark剛好踏進家c門的時候爆炸了。
「Bruce!」Clark前一秒的笑容凝固在臉上,接著他馬上飛進了廚房,抱住了Bruce,對著烤箱使用了冰凍呼吸。
「該死……」Bruce用手摸了摸頭,幸好沒有受傷,而氪星人看起來則非常緊張。
「Bruce!沒事吧!你在廚房幹什麼呢!」Clark心疼地擦擦Bruce的汗。
他吸了吸鼻子, 驚奇地瞪大了眼:「蘋果......蘋果的味道!B!你在做什麼!」
Bruce翻了個完美的白眼,「還能幹嘛,做蘋果派啊。」
「B,」Clark的藍眸盯著Bruce的棕眸,「你不會做飯的話就別做吶,弄傷自己怎麼辦?」
聽到這話的Bruce臉色一沉,一言不發地拍拍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Clark跟著飄了起來,跟在他的身後。

「B?」見Bruce一直坐在沙發上沒說話,Clark很疑惑。
Bruce緊抿著唇,半天吐出一句:「我只是想給你做飯,但是我什麼都不會,只好做點簡單的.......」他勾起一抹自嘲的笑,「然而我太笨了,什麼都不會,還差點弄傷了自己,對吧?你一定很煩我吧。」
「不是這樣的......」Clark馬上過去抱住了Bruce,「B!你怎麼能這麼想呢?我從沒嫌棄過你啊!」
Bruce搖搖頭,掙脫了氪星人的懷抱,走進了自己的臥室。
接著,小記者的手機收到一條信息:「我們最好彼此靜靜。」
Clark用超級視力看了一眼房門內,Bruce仰躺在床上,手蓋住了眼睛。他又看了一眼Bruce,從窗戶飛走了。

「最近Batman和Superman有點不對勁。」Diana咬著冰淇淋勺說,一旁的知情者火星獵人選擇閉嘴。
Hal晃了晃戒指:「老蝙蝠從來沒有對勁過好嘛。」
Barry做了個噓的手勢,使了個眼色。
Batman從前門進來了,Superman蔥後門飛進來,兩個人坐在桌子的兩側,都默契地不理睬對方。
還是如同平時一樣的戰損報告。Batman用低沉的聲音說著,大家全神貫注(除了Hal,他都在想如何泡美(shan )妞(shan ))地聽著,Superman將頭垂下,不去看聯盟顧問的臉。
Batman一針見血地指出大家的缺點,並給予改進方案,唯獨到了Superman時,他停了一會,選擇跳過。
Superman的小卷髮也沒有平時那麼翹了,而是垂了下來,如同他的主人一般沒有活力。他站起身,沖大家說了聲抱歉,便走出去了。
爾Batman還在繼續講著,完全不受影響。
Diana嘆了口氣,男孩們的心思真難猜。

「這幾天不接星球日報的專訪。」Bruce如此吩咐Lucius。
Lucius嘆了口氣,年輕人的心思真難猜。

「Lois!!這幾天我不要去Wayne集團採訪!」Clark沖Lois喊著。
Lois嘆了口氣,情侶們的心思真難猜。

在他們不理睬對方後的第十天,Bruce去參加了一個酒會,萬萬沒想到Clark也去了。
他們對上眼神的時候雙方都愣了,隨即默契地移開眼。
Bruce發表了講話後又四處沾花惹草。
Clark路過的時候Bruce正好挑起一個年輕女郎的下巴,勾起邪魅的笑容。
小記者的心裡翻出一陣憤怒,他走過去對Bruce笑著說:「Mr.Wayne,可以過來完成一下採訪嗎?」
「如果我說不呢?」
然後他被Clark拉走了。

在天台上,風兒非常喧囂。
Bruce抱著手臂挑起一邊眉,「Mr.Kent,請快點,我趕時間。」
「Bruce......」Clark說著,走過去想擁抱Bruce。
Bruce後退了一步,皺起了眉。
「Sorry⋯⋯Bruce⋯⋯那天,那天我是太擔心你受傷了,所以才那麼說的,沒想到你那麼生氣......」
Clark對著Bruce使用了狗狗眼。
「我和平常人一樣,也想給愛人一個驚喜。但我又何平常人不一樣,我沒有那麼笨!你那麼說,我真的很傷心!」Bruce心裡湧起一陣小小的委屈。
猝不及防地,Clark抱住了他:「B⋯⋯我錯了.......我不應該那麼說的,但是你以後也別老是受傷好嗎?」
Bruce無奈地笑了笑,伸手環住了Clark的脖子:「.......那,以後你來教我做飯吧。」
「Bruce!你這是原諒我了嗎!!太好了!!這個簡單!」
「我要被你勒死了,擁抱狂熱者。」

任何不以分手收場的冷戰都是秀恩愛,對吧?

———END

第一個梗寫好啦!!文筆渣我的鍋!下一個點梗我再整理整理,謝謝大家的支持!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