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兔菌QAQ

这里是王凯和华仔的老公野兔!

Shadder2K的男朋友

主OW/伪装者/追龙/DC/单机游戏/欧美/MAR

CP 76R/豪洛/楼诚/东凯/盾冬/超蝙/亨本/病毒狗/Seadder/Joseb

鱼总是我惹不起#5899,我爱能复活全队的老天使。

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

哎虐啊!

才不是卤蛋:

想起我最后一次见到大卫,居然是在烟熏火燎的夜市摊子上。我们认识,但不算太熟,大概就是见面打个招呼的交情。他那天明显心情不好,面前堆着几个空酒瓶,估计真的醉了,看见我热情的招呼我过去,还亲热地称兄道弟。


以我对他浅薄的了解,也知道八成是发生什么事了。漫漫长夜百无聊赖,他摆弄着酒瓶子,眼睛在黑夜的衬托下愈发亮起来,忽然就笑了,“哥们儿,我有个故事,你想不想听?”


我洗耳恭听。



大卫总是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个,无论他承认与否,一张好看的脸确实加了分,尤其是在底子本来就不错的基础上。活到二十三岁顺风顺水,当然也有过不如意,不过很快都会过去。


他说,我从来没想过我能心碎到这种程度,你知道吗,午夜梦回一口气上不来,起身,坐在床边看太阳一点一点升起来。如果你没经历过,我希望你永远不要体验。那是能摧毁一个人精神的力量。


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除了爱情,还能有什么事能这么烦恼啊。


和所有老式俗套的爱情故事一样,大卫和前男友认识于一次活动,留电话、看电影、吃饭,按部就班地恋爱。他现在说起那个叫普普的男生还是不自觉的眼角带笑,我看着他,倒觉得几分可怜。


人已经离开了,还舍不得忘记他的好,攥着一点点甜回忆。


我和大卫不在一个学校,是等他们俩在一起很久了才知道的。大卫的同学跟我说,大卫啊,一谈起恋爱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以前多低调啊,出门戴帽子戴口罩的,现在什么都不管了,拉着小男友的手就在校园里狂奔,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一对。


所谓“小男友”是因为普普年纪真的很小,他喜欢笑,也很招人喜欢。我从北语同学的语气中隐约感受到,要不是这个原因,估计大FFF团接受不了如此虐狗,早就举起火把烧死这对秀恩爱的了。


后来不久我见了一次大卫,确实和印象中不一样了。终于有心思打扮下自己,言谈举止多了几分春风得意,整体来讲更有魅力了。那次开会到一半,大卫手机响起来。我眼睁睁看着他无比温柔的接了电话,示意大家停止讨论,语气能化开蜜,“普普,怎么了?哦,晚上吃什么啊……嗯……我一会儿就结束了呀……”


说着就往外走。我们剩下的人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身边的北外姑娘甚至直接把手里的文件夹重重地摔到了桌子上。要知道,那可是以往如果有人电话响,就会用眼刀杀人的大卫,有了男朋友居然什么原则都不要了。


真是出人意料。


本以为能一直走下去的,却在半途莫名其妙的分了手。肯定会有原因的,不过这个原因大卫不愿意说,我也不好多问,可以确定一点,普普提的分手。简言之是被人甩了。


我看他痴情至此,于心不忍,他却并不觉得自己多惨。大卫说,孟天说他傻,说人生这条路上风景多着呢,何必这么想不开。


我只好安慰,说孟天那人啊,过分乐观,没什么事在他那儿是重要的,你也别太放在心上。


他更激动了,说那安老师呢?安老师也说我不值,我不相信。


我苦笑,安老师的话你总要听吧,我觉得他不会错的。


大卫不说话了,似乎在思考各种可能性,我坐在旁边陪他。过了很久,他扶着前额,胳膊支在桌子上,酸涩的开口,我没办法了,我想我这一辈子可能就栽在这儿了。不过……我不后悔。


我说,最好如你所愿吧。


他开始一杯一杯地喝酒,完全是不要命的喝法。酒量再好也撑不住,终于在醉倒的前一秒,保持最后一丝清明,拉着我的胳膊说,东东,今天……普普回伊朗……他说……我们一辈子也不会再见了……


说完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我没怎么喝酒,却在那里坐了很久。晚上的风凉下来,这样吹着只怕会感冒,结账前,我细心的把外套披在了大卫身上,转身离开,头也不回。


2016年4月11日,晚上十点,北京,我,韩东秀,最后一次见到大卫。没想到我们的故事,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The end.



————————————————


同时be了卫普和秀卫诶~

评论

热度(17)

  1. 野兔菌QAQ宋邀明 转载了此文字
    哎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