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兔菌QAQ

这里野兔!!


AllMight ON.1 FOREVER!
再看一集小英雄我就睡觉!!!
是世界第一DEKU吹!!


\ HAIL STUCKY /


主MHA/DBH/OW/单机游戏/MCU/TMR/汉尼拔/DC/欧美/红海

CP 胜出/轰出/盾冬/72w/Evenstan/后勤组/GGAD/拔杯/76R/病毒狗/Thomewt
汉康,铁虫亲情向

盾冬女孩绝不认输#5278,是个咸鱼老天使。

沉迷平安京。ID哇野兔这么帅的吗。

今天酷玩发新专了吗?

扶我起来,我还能再听一首八爷的歌!

💘Coldplay💘

【卫普】大老师的辞海

超赞啊啊啊!

纨绮:

最近很忙啊
所以人也懒了下来
这种都是上课时候的脑内小剧场
切勿上升真人
希望大家喜欢x

这天普雅约出了tk11里其他几个人,这几天他表示非常苦恼。

“像普雅这样的模范小孩,居然把我们都约出来了,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说吧什么事儿,我能帮就帮你!”雷哥就是爽气开门见山。

“对啊什么si你suo吧我们能帮就帮你。”冰哥也一样地说。

普雅显得有些扭捏,双手在裤子上蹭着,突然一拍大腿站起来说:“我想问问大家,你们知道大卫最近在忙什么吗?”

“啧啧啧普雅啊普雅,要说大卫最近在干嘛不是你最清楚吗,我们怎么会知道呢对吧。”天天又调戏普雅。

“诶,我就默默吃一口狗粮。”小公举默默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接着默默玩手机。

“唉不是这样的,朋友们,那个,最近大卫晚上不和我玩猜字游戏了,天天晚上不知道干嘛,很晚才睡觉,他也不告诉我他在忙什么,所以我想问问他有和你们提过他最近在干什么吗?”
普雅满脸稚嫩和焦急,看得出来他是真的不知道大卫在忙什么。
“哦,对了,我好像想起来,大卫前几天和我聊天的si候,suo过他最近好像在看辞海。”娘娘合上自己的《中国古代皇后全传》(书名是我瞎编的)发了话。
“辞海?”罗老师脸上一个大写的懵逼,“果然学霸的世界我不懂。”
“啊…这样啊…可是他答应我陪我玩猜字游戏的啊!”小普普一脸委屈。
“诶普雅别打扰你大卫哥哥学习啊,不就是猜字游戏吗,我们陪你玩呗。”果然就是秀秀,贴心max。
“诶,你们都不知道,之前我和大卫打赌他输了,答应我陪我玩一个月的猜字游戏的啊!那我该怎么办啊,总不能撒娇求他吧,我可是要保持我的男人味儿!”普雅稚气未脱,可说出这话来真让人忍俊不禁。

“嘿嘿撒娇也好啊蛤蛤蛤你说是吧小公主,诶说到撒娇你也可以向吴雨翔取取经呢蛤蛤蛤!”孟天又是净出馊主意。

“去你的!”小公主一脸嫌弃看着天天,双手撑着下巴抬头想了一会儿,说:“那你把他看的什么《辞海》藏起来不就好了。”

“你还说孟天呐,你看你自己的不也是馊主意。”罗老师轻轻拍了一下小公主的头。

“诶这主意多好会是馊主意啊,至少比孟天的好啊!”小公主表示不服。

“我的方法才比较好吧嘿嘿…”孟天永远改不了他的乐天派。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

“哦…”普雅什么都没说,但心暗自酝酿着什么。

-------------------------------------------

夜晚,灯影烁烁,普雅躺在床上玩着手机,突然手机滑落砸在了脸上,抬头看了时间,才发现已经凌晨了。

隔壁书房依旧传来荧荧灯光,果然又是大老师在看书。

“啊,都这么晚啦”普雅自言自语,他掀开被子蹑手蹑脚的走到书房门口,借着门缝张望着。

“没有人?”

普雅推门走进去,书桌上有一只没有笔盖的钢笔静静躺着,凳面上留有余热,桌旁整齐的摆着书。

“《辞海》?果然在这里。”那本最厚的书吸引了普雅的注意力,此时他也想到了白天和兄弟们的聊天。

随手翻了翻,荧光笔画出的重点,手边还有一沓笔记讲义。

周遭一片寂静,并没有大卫的身影。

普雅拿起辞海,边走边翻,想着把书藏在哪里好。
刚走到门边。

“普雅?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呀?”只见大卫穿着毛茸茸的睡衣,帽子上的一只耳朵耷拉下来。

普雅正想得出神,突然听到了大卫的声音,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大脑一片空白,随手就把《辞海》藏在了身后。

“呃,我,我来看看你…你…呃…最近不都是睡的比较晚吗…呃…”眼神飘忽不定游走着,另一只手在裤缝上摩擦着,时而不时的打着手势解释。

一看就是没说实话的小普普。

“哦…这样啊…那就早点睡吧,我也要去睡了。”大卫浅浅地一笑。

“啊…好。”普雅以为就这样结束了,长舒了一口气。

正当他要向外走时,大卫走了进来,顺手带上了门。

又是浅浅一笑,说不清楚。

地板在脚步声中吱吱作响。

“啊大卫哥哥你关门干什么呐。”小普普有一丝心虚。

灯光忽闪,只见两人投影。

大卫突然侧身,倏的一下,鼻尖与毫厘之外普雅相对,普雅无路可走,靠在墙角的一边。

睫毛一翕一合,空气静的凝固了,只有两颗心的旋律。

“大卫,你这是…干什么?”普雅一脸惊恐,呼出的热气蒸腾在眼前。

大卫邪魅一笑,右手撑在了墙上,血管的纹路清晰可见。

毛绒绒的睡衣蹭到了普雅脸颊,散发着淡淡的醇香。

“普雅,乖,把我的《辞海》拿出来吧。”

他似乎在用气息交流,而一颦一笑又直击心底。
普雅清亮的瞳孔在明灭的光中闪烁着。

“可是,你每天看这么晚,就不能陪我玩猜字游戏了…”

大卫的眉毛微微上扬,嘴角露出了那颗虎牙。

他身体向前倾,凑到普雅的耳边。

“我看辞海,就是为了和你玩猜字游戏呀,小傻瓜。”

“还有,你玩猜字游戏不是我的对手,和我一起看辞海吧。”

空留一盏孤灯与与夜在暗中窃窃私语。


评论

热度(22)

  1. 野兔菌QAQ纨绮 转载了此文字
    超赞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