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兔菌QAQ

这里野兔!!

\ 你彳亍!我也彳亍!/

\ HAIL STUCKY /


主MHA/DBH/OW/单机游戏/MCU/TMR/汉尼拔/DC/欧美/红海/无双

CP 复问/盾冬/胜出/轰出/72w/Evenstan/后勤组/GGAD/拔杯/76R/病毒狗/Thomewt/


💘郭富城💘
💘Coldplay💘
💘米津玄师💘

【76R】A DAY

ooc预警。
***

这是特别的一天。

莫里森说不出今天特别在哪里,也许是因为今天晚上要过平安夜(然而守望先锋们并没有放假,世界和平就是他们最好的礼物。),也许是因为其他的什么事情。他心里有一股强烈的力量。这股力量推动他去请了假,且约了莱耶斯出去约会。

“你……”莱耶斯闻言挑了挑眉,用手指了指对方的头,“你脑子出毛病了?”

莫里森握住莱耶斯的手亲了亲,笑道:“也许呢。要圣诞节了啊,多好的日子。”他眨眨眼睛。

他顿了一会,轻声说:“加比,我爱你。”

莱耶斯扬起头笑起来,“蠢货,今天往嘴上抹了蜜吗。好吧,我和你出去,把这些狗屎文件扔给其他人吧,我看都不想看。”他在便利贴上匆匆忙忙写了一句话,然后把它贴着门上。“就这样,走吧。”

他们先是去了电影院。莱耶斯随手一点,点中了一部动画电影,他们就买了票进去看了。本来两人是做好长打瞌睡的习惯的,想不到这却是一部感人至深的好电影,看到最后莫里森都沉默地抹起了眼泪。莱耶斯趁着莫里森没注意的时候用袖子快速抹了一下眼睛,然后拽了拽对方的袖子:“走啦,爱哭鬼。”

走出影院的时候,莱耶斯凑过去亲了亲莫里森湿漉漉的眼角。“看把你的哭的,小孩子一样。”莫里森带着笑看向对方:“我知道你也哭了,加比。”
“我没有。”
“我看见了。”
“喔?你出幻觉了吧。”
“我就是看见了。”
“我没有。”……

然后他们去喝下午茶。莫里森要了杯可可,给莱耶斯来了杯摩卡。两个人坐在那里看着玻璃外的人山人海、车水马龙,聊着天南地北的话题。时不时心有灵犀地对视一秒,又马上移开了视线,嘴边却带上了笑容。

他们黄昏的时候去了河岸,沿着河流慢悠悠地走着,最后在广场的木椅上坐下喂鸽子。莱耶斯低头逗弄鸽子的样子,莫里森真想拍下来当成手机桌面,天天看着刀子嘴豆腐心的指挥官大人收起爪牙露出温柔性情的样子。那是比啃玉米棒子还幸福的事情,莫里森想着想着,露出了傻里傻气的笑容。

“走了,呆子。”莱耶斯偏过头,用肘捅了一下莫里森。两人站起身,继续散步。在路上他们一人买了一个三明治,因为省钱而抢着同一瓶矿泉水喝。仿佛回到了军营生活那段不堪回首的苦日子。

夜幕降临,一朵璀璨的烟花在准八点时刻照亮天际。接踵而至的是更多更美的彩色烟花。他们停下脚步仰望,彼此无言却心有灵犀地将手紧握在一起。

雪随着节日的气氛下得恰到好处,是令人喜爱不已的柳絮飘雪。莱耶斯闭上眼睛,任白色的精灵亲吻他的脸颊。莫里森看着,看着,带着他那满怀的、足以战胜世界的温柔,虔诚地亲吻他的额头。

当莱耶斯睁开眼睛时,他看到莱耶斯的眼睛里有碧湖,有深林,有阔天,有翠草。往里望,那就是专属于莫里森的赤诚的爱。

“你知道吗,莱耶斯。”莫里森笑了,“毛姆曾经写过,‘从来都无法得知,人们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我猜也许我们心上都有缺口,呼呼往灵魂里灌着寒风,我们急切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

“《面纱》?”

“是的。我想说,你的心恰好就是那太阳的形状啊,填满了我心中的那一块空缺,使我成为完整的我。”

“――莫里森。”
莱耶斯吻了他,然后轻轻地呼唤。
“莫里森。”
“在爱的记忆消失前,请记住我。”

在莫里森的身后,红色的烟花划破天际,迸发出无限的光芒。



第二天,在莫里森的身后,红色的火苗舔舐着瑞士总部,黑烟笼罩天际。他的家园,他的家人,他的加比,都被一片腥红所吞噬。

莫里森的灵魂又缺少了什么。他感到彻骨的冰冷,宛如一月份的西伯利亚的风呼呼地吹进他的灵魂,直至深处的爱。


――圣诞快乐。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