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兔菌QAQ

这里野兔!!

\ 你彳亍!我也彳亍!/

\ HAIL STUCKY /


主MHA/DBH/OW/单机游戏/MCU/TMR/汉尼拔/DC/欧美/红海/无双

CP 复问/盾冬/胜出/轰出/72w/Evenstan/后勤组/GGAD/拔杯/76R/病毒狗/Thomewt/


💘郭富城💘
💘Coldplay💘
💘米津玄师💘

【76R】When he lost something

·莱耶斯死去了,莫里森活的像一具行尸走肉。这时候,他遇见了一只“不一样的”乌鸦。
·我试图写出悲伤的气氛,但显然我失败了。

1.

在守望先锋基地爆炸、莱耶斯死亡过去四天后,在莱耶斯简陋的葬礼过去三天后,终于有人来打扰几近足不出户并且沉浸在难以言喻的痛苦中的莫里森。

“杰克……”安娜的眼神满是悲伤和迷茫,她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看向沧桑得仿佛苍老了二十多岁的莫里森,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安慰的话语都是空洞的,何尝有用呢。安娜知道莫里森是想放声大哭的,只不过他没有。他沉默着,一切情感、对于莱耶斯的爱与回忆在身体内沸腾,以最高的温度灼伤了他的心,让那颗坚强跳动的器官慢慢变得千疮百孔。

窗帘是紧闭的。安娜伸手去拉开,让阳光照进灰暗的屋子,照在莫里森苍白得吓人的脸上。莫里森一言不发,也一动不动,捧着一杯早已冷却的咖啡,身旁是莱耶斯最爱吃的燕麦面包。他就僵在那里,目光散在空气中,从远处看像一尊吓人的塑像。

然后是长时间的寂静,最后是安娜打破了这种局面。她握了握莫里森没有什么温度的手,叹了口气,第二次叫着对面这个人,“杰克……”

莫里森才反应过来。他似乎发出了一声哽咽,或许根本没有。他抬起头,布满血丝和满溢出悲伤的眼睛看着她,嘴角扯起一点点弧度勉强算是露出笑容,“嗨,安娜。”

安娜起身,她实在看不下去老友这副模样了,这只会加具她的悲伤。她把一个文件夹放在桌子上,走到门口时欲言又止地回头担忧的看了一眼莫里森,还是叹口气,讲了声“再见”后离开了。

“加比……”他在轻声呼唤过去挚友和爱人的名字,语气里有化不开的绝望。这个名字的主人给予了他爱和希望,现在,这些东西通通消失了。

莫里森的视线瞟向桌上他与莱耶斯的合照,又马上把视线转向窗外,钝痛在一点点吞噬他。这时他发现他那有点脏兮兮的窗户前有一只乌鸦,一只十分好看的乌鸦。它用它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莫里森,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场,使莫里森不由得想起了某个人,这使他一下子愣了神。

鬼使神差地,莫里森伸手打开窗子,伸手想让乌鸦站在他的手上。乌鸦晃了晃脑袋,啄了一下他的手,光滑的羽背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它跳进窗户,有点困难地飞到莫里森的桌子上,张开翅膀小幅度地扇动。莫里森疑惑地凑过去,然后看见乌鸦晃了晃脑袋,说:

“嘎。”

――――――

“城南有旧事,城北有信使。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树深时雾起,海深时浪涌。梦醒时夜续,不见鹿,不见鲸,也不见你。”

――――――

有毒的结局,令人窒息的评论!

评论(14)

热度(25)